既有内忧,也有外患,尹明善深陷力帆困局-中国汽车配件网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汽车配件网   请 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市场分析 >> 既有内忧,也有外患,尹明善深陷力帆困局

既有内忧,也有外患,尹明善深陷力帆困局

时间:2018/7/16 15:14:53   来源:   添加人:admin

  “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走过弯路,愧把客商辜负;而今走上坦途,工厂客商同富。商家关照,力帆荣耀;力帆妖娆,老尹逍遥。”一年前在力帆轩朗和力帆X80的上市发布会上,尹明善的一番慷慨陈词曾经让很多关心力帆的人以为力帆真的要雄起了。

  但一年以后,力帆还是那个力帆,没能走上坦途。5月份,力帆乘用车销量7661辆,被寄予厚望的新能源车型销量则仅为302辆,1-5月份乘用车累计销量45992辆,新能源累计销量2394辆。

  力帆没能荣耀与妖娆,老尹也并没有逍遥。虽然不再是力帆的董事长,但他仍然是力帆的“教父”,是力帆的实际控制人,退而不休。

  尹明善的汽车梦

  尹明善无疑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传奇励志人物,2003年,尹明善收购了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并将企业名称改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正式进军汽车制造领域。这一年的尹明善已经65岁,但他的传奇才刚刚开始。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上市后,力帆集团市值达到100亿,而拥有力帆80%股份的尹明善身家一路飙升到80亿。

  2006年1月,力帆第一辆轿车520正式上市,Mini的发动机、赛拉图的中控台、中庸到没有糟点的造型、7英寸液晶电视、DVD和负氧离子发生器、真皮座椅.....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款车的配置依然是称得上高配,但这款车型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当年累计销量不到1万台。而差不多同时上市的比亚迪F3当年的月销已经突破1万辆。那一年,也是奇瑞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年,总销量达到305236辆,奇瑞QQ和旗云都月销破万辆。众泰也是在那一年走上山寨之路,不过第一款车型2008并不成功。而在之前的2005年和之后的2007年,打赢了和本田侵权官司的山寨大王双环汽车则分别推出了山寨宝马X5的双环SCEO与山寨奔驰smart的双环小贵族。

  第一款车失败之后的力帆决心省掉同捷高昂的设计费,直接把宝马MINI复制粘贴成了力帆320。2009年4月,换个标就是宝马MINI的力帆320正式上市。而被视为山寨专业户的众泰直到4年后的2013年才推出第一款成功的山寨车众泰T600。力帆320巅峰时期月销量曾突破7000辆,当然大部分时间销量都在两三千辆徘徊。

  在力帆320之后,力帆又推出了山寨宝马3系的力帆620、山寨福特新款S-Max的轩朗、山寨汉兰达的力帆x80........

  也就是说,几乎是从踏上造车之路开始,力帆就一直沉迷于山寨和抄袭。尽管其旗下车型多达十几款,覆盖小型车、紧凑型车和小型SUV等多个领域,产品布局完整,但却始终没有一款爆款车型。2017年3月上市的力帆X80惨败,上市之后单月最高销量是429辆;同日上市的轩朗最高销量为6654辆,五月份销量也跌到了1532辆。

  力帆汽车为什么卖不好?

  力帆汽车为什么卖不好,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在核心技术上没有投入。尹明善与李书福、尹同跃们执着于造好车不同的是,尹明善热衷的领域非常多,譬如足球,力帆虽然借助足球提升了品牌知名度,但17年也亏损十多亿元。再譬如当官,2002年,尹明善出任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尹明善曾向有关领导表态:“为了把工商联工作做好,我可以把企业卖了!”。

  力帆本身赢利能力有限,前期主要依赖于摩托车、发动机业务,但后期摩托车销量锐减,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汽车业务盈利能力却一直没有起色。

  没有资金支持,力帆的自主创新也就只能是说说而已,造型山寨、动力总成老旧,配置老旧、质量问题频发.......

  在汽车之家联合益普索汽车发布的2016《中国乘用车市场整车质量表现研究报告》中,力帆汽车以658.2的故障系数排名榜单倒数第四,大幅高于行业平均的486.9。

  在2017年第三期C-NCAP碰撞测试中,力帆轩朗的得分为39.7分,当期最低,只获得三星评价。完全正面碰撞试验、40%侧置碰撞试验得分都倒数,而且侧面安全气囊、ESC这些安全配置都缺失。

  在海外市场,力帆看起来很风光,但实际上完全是靠低价竞争,俄罗斯、阿塞拜疆、缅甸、伊朗、埃塞俄比亚、乌拉圭、伊拉克都是汽车工业不发达地区,力帆唯一的竞争手段是打价格战。

  没有核心技术、品质管控不严格、品牌力低.......力帆的结局只能是跌跌不休。

  命运多舛的力帆新能源

  在临退休之前,尹明善为接班人布下了“要坚定不移转向新能源”的任务。“新能源起不来,力帆这个公司就起不来。”尹明善说。

  这对于尹明善来说,既是一种政治敏锐,也是力帆汽车的第二次创业,力帆的传统汽车业务已经是无可否认的失败了,只能寄希望于还没有独角兽、还蕴含着很多希望和可能的新能源。

  但在新能源上,力帆虽起了个大早,但却是不折不扣的赶了个晚集。

  按照力帆发布的新能源战略,力帆将在2020年前推出20款新能源汽车产品,并在当年实现新能源汽车50万辆的累计销量。计划到2020年在全国建换电能源站500座,支撑30万辆的新能源车租赁规模。

  但现在来看,这个战略规划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公开资料显示,力帆早在2007年就进军新能源领域,但其销量数字一直不见起色。2016年10月,因为数千辆新能源汽车电池标示不符,力帆新能源被财政部取消了新能源汽车补助资格,该型号的新能源车生产资格也被取消,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

  受到这一负面事件的影响,力帆新能源车销量暴跌。数据显示,2016年力帆新能源车总销量为4343辆,同比暴跌62.98%。2017年销量回暖,但也只有7738辆,而比亚迪的当年销量则是113669辆。

  对于力帆来说,没有丰富的造车技术、经验支持,没有掌握核心的三电技术、没有强大的资金后盾,主推的换电模式又不受政策支持,要想实现新能源上的突破,并不容易。到了今年上半年,力帆新能源月均销量还不到500辆。

  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根据公开的资料,2017年力帆传统乘用车全年累计销售132794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16年该项数额为亏损2.6亿元,2017年该项数额为亏损1.87亿元。

  在年度股东会上,尹明善作为大股东发表意见的时候,称未来几年有33亿元债券将陆续到期。

  为了还债,力帆股份计划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公开发行2.61亿股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4.8亿元,其中的7.44亿元计划用于偿还部分公司银行借款

  除此之外,尹明善还表示会出售闲置资产来还债,“比如南岸区上新街的土地,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正在跟南岸区政府商量。还有力帆摩托车工厂的土地,万科对我们闲置的土地也有兴趣,好几块闲置的土地,他们都有兴趣,目前正在做尽职调查。”尹明善说。

  在这种状态下,没有利润奶牛,传统车型渠道拓展、品牌推广、新能源车型的研发推广都需要大量资金,力帆的前景堪忧。

  复杂的人事关系

  尹明善的接班人问题一波三折。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尹明善曾在公开活动上表示:时任力帆股份总裁的尚游和时任力帆集团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的陈卫就是他心目中力帆未来的接班人。但两个月后,尚游就因身体原因提出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仍继续担任董事职务。

  2017年3月,关于尹明善的接班人,还曾闹过一出乌龙。因为在力帆轩朗和力帆X80上市发布会现场,尹明善表达完要“退位”的意愿后就把话筒交到了副董事长陈卫手里,以致于媒体都以为尹明善是要把董事长一职交给陈卫。

  但力帆第二天就发布公告,否认尹明善退休和陈卫接任董事长,但表示陈卫确实是未来的董事长接班人。

  6个月之后,事实却与公告发生了出入,原总裁牟刚接任董事长,陈卫仍然是副董事长。

  尹明善对媒体解释称:“陈卫的年龄偏大,直接担任董事长不大合适,所以选择了更年轻的牟刚。”但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背后有多少看不见的人事斗争,外人无从得知。

  尹明善曾公开表示,自己是任人唯亲而不是任人唯贤,其妻陈巧凤掌控力帆的财务大权,另一名副董事长王延辉则是尹明善的侄女婿,董事陈雪松则是陈巧凤的弟弟,掌管力帆体系多家企业,尹明善的儿子尹喜地和女儿尹索薇也分别掌管了力帆体系的部分业务。

  很显然,一个外来的经理人想要带领力帆做大做强,先要过的关是力帆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而这无疑比如何治理好一个企业更难。

  总结

  多年前,尹明善曾经慷慨激昂地发问“到处是丰田,遍地桑塔纳,问问力帆人,我们该干啥”,也曾经雄心壮志地表示“谁砸力帆品牌,我砸谁饭碗”。但现在的力帆,无疑是与尹明善的汽车梦越来越远了。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让力帆走出困境,恐怕才是尹明善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